二轮志书编年体问题的出现及预防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09-11 08:56:00   | 来源: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2012年第1期
   在已出版的二轮志书中,有部分志书出现编年体写法,即在门类横分之后,按年份逐年记事的写法,有些方志同仁称之为“记流水账式”写法。这种编年体写法比较简单容易,形式上也直观可读,在二轮志书中较为多见,但运用于集资料性和著述性为一体的志书是很不得体的。笔者结合修志实践,对二轮志书出现编年体写法作一简要剖析,并就如何预防编年体写法谈点浅识,与方志同仁交流探讨,以期共同提高志书质量。

  一、志书编年体写法的表象与弊端

  有人认为,二轮修志采用编年体写法,把所记事物按时间顺序逐年罗列,一年不漏,是志书“纵不断线”的体现,值得推广。这显然是错误的,志书除大事记采用编年体写法,其余均不宜用。志书采用编年体写法,从表面上看,资料丰富,以年记事似乎达到横分门类、纵述史实的基本要求;从效果上看,也有利于读者按照事物发展的先后顺序了解事物本身和构成事物各个方面的相互联系;从编纂上看,编纂人员把原来搜集的年度资料或年鉴资料,按年度累积在一起,作适当加工、裁剪,拼成志稿,既能省力,又能缩短编稿时间。这些都是编年体写法带给人们的表象,深究下去,其也存在一些弊端,大致可归纳为以下三个方面:

  1.堆砌资料,篇幅冗长,不能反映事物发展的全貌。有的志书记事不分阶段、不分层次,采取编年体写法逐年逐月堆砌各种资料,形似流水账。如某续志关于考生录取高等院校的记述:“1986年报考3123人,录取649人;1987年报考3162人,录取511人……1990年报考2852人,录取508人;1991年报考3061人,录取465人……2004年报考4389人,录取2673人。”这种没有经过加工、提炼的年度资料,只能机械肤浅地表述当年零散发生的事物枝节或局部,不能反映事物发展的整体全貌,还会造成志书篇幅冗长。

  2.详略不当,主次不分,不能突出事物发展的主线。有的志书记事该详不详,该略不略,采用编年体写法,把每个年度内的相关事项兼收并蓄,使人看后很难抓住主要的事项。如某续志关于救灾的记述:“某年某月某日至某日,境内连降大暴雨,河水猛涨,某某水位高达多少米,超过警界线水位多少米,全区多少个地方遭受灾害,受灾人口多少人,房屋倒塌多少间,毁坏耕地多少公顷……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约多少亿元。”接着以此方法写下年灾情。把灾情发生与受灾情况详尽写上,结果灾情发生后当地党委和政府采取的有力措施及取得的显著成效等重要情况,淹没在一堆流水账里。这种写法停留在事物的表层,满足于一般化的表述形式,不分主次、轻重地堆砌、罗列资料,平均使用笔力,用琐细的过程淹没事物的本质特征,事物发展的主线不突出。

  3.平铺直叙,缺乏深度,不能揭示事物发展的规律。有的志书记事平铺直叙,采用编年体写法,把原始资料逐年排列。一是缺乏宏观记述。有的志书微观记述有余,宏观记述不足,让人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二是纵述要素不全。有的志书对竖写“三点”要素把握不住,造成事物有发端无结果,有结果无发端,还有的中间断线,未交待原因。三是缺少综合分析。有的志书简单地罗列事物,缺少综合分析对比的资料和数据,造成志书只记述了事物,并未说明事物。这种庞杂的资料汇集造成志书资料存史价值不大,显得浅薄而缺乏深度,难以揭示事物发展的内在规律。

  二、志书编年体写法的起因与分析

  志书采用编年体写法存在的诸多弊端,给质量带来一定影响。那么,编纂人员为什么还要运用编年体写法呢?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种:

  1.认识志书属性不够。志书的基本属性是资料性,主要是记述,不承担论述事物发展的规律,寓观点于记述之中。有些编纂人员对志书的资料性认识不够深刻,把志书的资料性理解成资料汇编或资料长编,即在横分门类后,按时间顺序逐年汇集资料,平铺直叙,也就是人们常用的编年体写法的资料长编。这是对志书资料性的一种误解,志书不是局限于资料的平铺直叙,而是在认识、消化资料的基础上,对其进行加工、归纳,提炼成具有逻辑组合和因果关系的资料体系,能反映事物发展的兴衰起伏,彰显事物发展的因果关系,揭示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从而成为科学文献。2005年方志出版社出版的《新方志理论与实践二十年》明确指出,“志书是一种著述,不是原始资料的简单汇编,而是经过了编纂者对原始资料的取舍、加工、整理、归纳和提炼,其中融汇了编纂者的观点和思想,是一种创造性的劳动。”2006年国务院颁布的《地方志工作条例》也明确指出,“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可见,志书是一种资料性著述,是一种资料性文献,不是资料汇编或资料长编。在把志书资料性理解成资料汇编或资料长编的情况下,就动笔撰写志文,于是出现了编年体写法。编纂人员对志书属性的模糊认识,是导致编年体写法出现的原因之一。

  2.搜集资料做得不够。搜集资料的目的,是要认识、反映事物全方位的历史演变情况。有些修志部门忽视资料搜集工作,搜集资料做得不够到位,渠道比较简单,资料覆盖面窄,价值含量不高。一是资料的搜集形式单一。修志部门由于编纂人员少、办公经费不足,搜集资料仅限于本部门每年编纂的年鉴,以及各单位资料员逐年提供的常规工作,资料的覆盖面较窄,难以全方位反映事物的历史演变情况。二是资料的价值含量不高。编纂人员撰写志文之前,搜集的资料价值不高,就不能充分满足撰写志文的需求:资料覆盖面不能包容事物的整体全貌;原始资料深度不足,难以表现事物内在历史演变的逻辑关系;历史演变资料断线,不能系统连续地表现事物的诞生、发展、转折、消亡,以致现状的总体线条和起伏脉络。资料价值含量高不高,不能只看文字量,而要看资料覆盖面的对应程度和资料的存史价值。“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资料,再多价值也不大。编纂人员由于手中占有资料价值不高,很难在思维中形成对事物总体面貌、内在逻辑关系,以及历史演变和起伏脉络的清晰概念。如果搜集的资料价值不高,就不能转化成编纂人员对事物的全方位历史演变过程的思考,更谈不上进一步结合客观规律来提炼浓缩。在不具备充分的资料条件下,就动笔撰写志文,只能在原始资料基础上进行直白记述,于是出现了编年体写法。修志部门搜集资料工作不到位,是导致编年体写法出现的原因之二。

  3.加工提炼资料不够。加工提炼资料,就是认识、消化、分类、加工、分析资料,结合事物本身及其所处的社会背景、行业环境等,参考相关的客观规律,把资料提炼成能反映事物历史演变特征的志书资料。有些编纂人员由于种种原因,缺乏资料加工提炼方面的知识和意识,对资料加工提炼不能到位。一是缺乏资料加工提炼方面的知识。新加入修志队伍的编纂人员,大多数没有参加方志理论培训,特别是资料加工提炼方面的培训,在实践中又没有向修志经验丰富的老同志请教,缺乏资料加工提炼方面的理论与实践知识,不能把握资料的内涵,掌握资料的精髓,只能把资料按年份摆放,认为做到每年大事不漏就可以了,造成资料的要素不全,这样就达不到全面、系统、准确地反映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要求,更谈不上揭示事物发展变化的内在规律。二是缺乏资料加工提炼方面的意识。有些编纂人员对加工提炼资料的目的不够明确,没有意识到资料加工提炼的重要性,资料到手之后,不对资料进行通读、认识、消化,弄不清事物的内涵逻辑和历史演变脉络,不能分门别类地整理、加工、归纳资料,把资料逐年堆砌,难以反映事物历史演变的脉络。在资料加工提炼知识缺乏和意识淡薄的情况下,就动笔撰写志文,容易写成按年份逐年记事,于是出现了编年体写法。编纂人员对资料不做加工提炼,是导致编年体写法出现的原因之三。

  三、志书编年体写法的避免与预防

  针对志书出现编年体写法的起因,编纂人员要做到“三个到位”,即认识志书属性要到位,搜集资料工作要到位,加工提炼资料要到位。以此避免与预防志书编年体写法的出现,提高志书质量。

  1.认识志书属性要到位。志书具有资料性,但它不是简单地汇集资料,是编纂人员按照一定的思想观点、编纂体例、记述方法,来统领资料进行编写,所以它又具有著述性。志书是资料性和著述性的结合体,是一种资料性著述,不是资料汇编或资料长编。志书与资料汇编或资料长编既有联系,又有本质的区别。二者的联系在于它们均以资料为基础;二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是编纂人员在占有大量资料的基础上,经过考证、分析、加工、提炼、概括和深思熟虑后,依据编纂指导思想与原则,围绕记述主体,用自己的语言编写出来,是对原始资料的再加工,而后者是按年份对原始资料的辑录。志书是传世之作,只有加强著述性才能把思想性、科学性和资料性三者有机地统一起来,达到提高志书质量的目的。如果志书按年度叙事,就会丧失著述性,成为不伦不类的年度资料堆砌,即使部分内容以编年体写法记述,也会影响整部志书的质量。志书是以类系事,在类的框架里采用竖写的方法。在竖写的同时,要有重点地选择能反映事物发展整个过程的起点、转折点、终点,清晰地勾勒出事物发展的主线,揭示事物的内在规律。编年体写法只是做到了按年份记事,而事物发展的曲折过程和主线、代表事物性质的典型事例的深化记载、揭示事物内在规律的描述均无从谈起,让人看后,难以对事物的全貌有一个大概的了解。编纂人员要充分认识志书的属性,分清志书与资料汇编或资料长编的关系,广泛搜集资料,找出事物的内涵逻辑和历史演变脉络,把时限内的情况综合在一起,撰写志文既要按时序主线记清楚事物的演变过程,又要记重点反映事物的发展规律。

  2.搜集资料工作要到位。修志部门要加大力度,拓宽资料搜集渠道,采取多种形式广收,做到搜集的资料覆盖面广、价值含量高。一是采取多种形式搜集资料。修志部门除了收集各单位报送的年度资料和本部门编纂的年鉴资料外,还要采取多种形式,广征博取资料,扩大资料的覆盖面。如发动各单位资料员,查阅本单位保存的档案和当地档案部门的档案,以及书籍报刊资料;召开座谈会、拜访当事人,邀请有关人员提供相关资料;制定调查提纲,印发调查表,开展实地调查,获取第一手资料;通过互联网,收集当地政府、各行政事业单位、各企业发布的网上资料。二是注重提高资料价值含量。修志部门搜集资料不仅覆盖面要广,还要价值含量高。具体到某一项事业,既要搜集宏观方面的资料,又要搜集微观方面的典型资料;既要搜集事物本身发生、发展、消亡的变化资料,又要搜集相关的背景资料。搜集资料要做到资料的覆盖面及资料量,资料的连续性及存史价值,都能充分体现出志文所记事物的历史演变、兴衰起伏,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疏理出反映这种脉络起伏的,有逻辑因果关系的资料体系,为撰写志文打下坚实的资料基础。修志部门要把搜集资料的重点放在事物发展的变化、转折和典型上,提高资料的价值含量。(1)注重搜集反映事物历史演变的资料。事物历史的演变,是指事物在一定历史时期内发生、发展、消亡的变化过程,即事物的兴衰起伏。搜集资料时,首先要抓住事物发生变化的资料,做到“有变则收,无变不收或精收”;其次要抓住事物发生质变的资料,不仅要选择事物发生量变的资料,还要花力气寻找事物发生质变的资料,通过消化原始资料,找出事物发展变化的阶段性,然后按照事物发展的实质性变化,分阶段、分层次整理资料,避免逐年流水账式地堆积资料。(2)注重搜集事物发展“三点”齐全的资料。事物发展的“三点”,即事物发展的起点、转折点和终点。所谓起点,是指事物发展的起始发端。所谓转折点,是指事物发展过程中的重要变化点。所谓终点,是指事物的终结。搜集事物发展“三点”齐全的资料,能够反映事物内在的因果关系,保持事物发展的全貌,以免产生断线现象。(3)注重搜集具有事物发展典型的资料。事物发展的典型,是指事物发展变化过程中的个别事例或人物。它代表着一定时期、一定地域范围内事物发展变化的共性,甚至体现着事物发展变化的本质规律,同时又带有鲜明的个性色彩。它是具体的、细致的,又是现实的、生动的,具有较强的说服力,能反映事物的基本面貌和本质特征,通过个性反映共性,通过个别反映全体,增强志书的记述深度和可读性。由于志书容纳的资料有限,收集典型事例可以使志书达到文约事丰、事半功倍的效果,免除按年份逐年堆积资料的弊病。

  3.加工提炼资料要到位。加工提炼资料不是逐年堆砌,而是通过对资料分门别类地整理、剪裁,取其可用部分,串成能反映事物变化全貌和发展规律的志文。因此,把好资料加工提炼这一关口,对提高志书质量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编纂人员要提高资料加工提炼方面的知识水平,增强质量责任意识,在充分占有资料的基础上,进行通读、认识、分析、消化、加工,把资料提炼浓缩成能够反映事物的历史脉络和客观规律的志文。一是提高资料加工提炼方面的知识水平。修志部门定期举办方志理论培训班,聘请方志专家或修志一线的行家里手授课,注重讲授资料加工提炼方面的知识,并规定新加入修志队伍的编纂人员必须参加培训班学习,考试合格后发给上岗证,方能从事资料加工提炼工作。在持证上岗实行具体操作时,还要与资料加工提炼经验丰富的老同志结成“一对一”的帮扶,通过老同志的传、帮、带,提高自己的实际操作水平,确保加工提炼后的资料能反映事物历史的演变情况,揭示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二是增强资料加工提炼方面的责任意识。资料加工提炼是志书编纂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如果编纂人员责任意识淡薄,忽视这一道工序或工作没有做到位,就会影响志书质量。修志部门要强化编纂人员的质量意识和责任意识,制定资料加工提炼质量考核办法,成立考核领导小组,年终对参与资料加工提炼的编纂人员进行考核,根据考核结果实施奖惩。编纂人员也要有强烈的质量意识和责任意识,牢固树立起历史使命感和时代责任心,全身心地投入到修志工作中去,潜心钻研方志理论,掌握资料加工提炼方面的知识,在实际操作中不断锤炼自己,用一丝不苟、不为名利、敬业奉献的崇高精神,高标准、高质量完成所承担的资料加工提炼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