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轮修志如何记述社会问题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09-18 09:52:00   | 来源: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2008年第5期
   第二轮志书是新中国首轮志书的续修,全国各县市第二轮志书的上下时限不尽相同,但基本上都是上限于20世纪80年代,下限至21世纪初的20余年间。这20余年,正是我国进行改革开放、由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逐步转型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全面振兴和巨大变革的一个重要历史时期。

  因此,“社会主义第二轮新方志的编纂应遵循邓小平理论的哲学精髓——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辩证地反映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情,反映改革开放的摸索前进的奇伟曲折。在浓墨重彩记述改革开放巨大成就的同时,认真记述历史遗留问题和社会转型期必然出现的社会问题,为后人留下经验教训,留下真正的‘信史’。”[1]

  但是,从目前见到少数已出版的第二轮县市志书,以及笔者所在县各部门各单位上报提供的第二轮县志资料稿中发现,普遍存在一种“浓墨重彩记述改革开放巨大成就”有余,而“认真记述历史遗留问题和社会转型期必然出现的社会问题”明显不足,相关历史遗留问题甚至缺漏的现象。有些第二轮县市志书关于改革开放的记述,几乎都是一个模式:详结果、略过程,一帆风顺,形势大好。类似新华社的“通稿”,读后使人感到好似一幅成绩展览平面图,没有第二轮志书的特色。

  在续修第二轮新方志中,究竟哪些属“历史遗留问题和社会转型期必然出现的社会问题”,这些问题在第二轮新方志中要不要记述、如何记述?这是第二轮修志工作必须研究的一个宏观课题,也是每一个参与二轮修志工作者在具体编纂过程中不可回避的一个现实问题。为此,笔者结合本地实际,浅谈一己之见,以就教于修志同仁并切磋。

  一

  什么是“历史遗留问题和社会转型期必然出现的社会问题”?社会主义第一轮新方志主要记述的是1978年改革开放以前中国人民从数千年封建社会、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走过的历史,是毛泽东思想指引下进行革命、建立人民共和国和初步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这一历史阶段中,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在社会主义建设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仍然存在一些历史问题。经有关学者们总结归纳,可概括为三大方面:

  其一,人口多、底子薄。劳动力数量居世界第一,但劳动力素质低,劳动生产率低,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位居世界后列;科学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广大农村基本上还是停留在手工操作和重体力劳动水平。其二,虽然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政治制度已经建立,但由于我国历史上长期处在封建主义统治下,缺少民主和法制传统,法制建设滞后,民主制度不完善。其三,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中的指导地位已确立,但封建宗法思想、迷信意识、等级观念,以及旧社会的习惯势力和一些腐朽落后的传统观念仍然严重存在且有广泛的影响,并经常侵蚀我们的干部和群众。正因为这些问题的遗留和存在,自上世纪80年代末,一场伟大的改革开放之创举,便顺应历史潮流在中华大地铺开,且不断深入。但是,由于我们是在“文化大革命”造成经济濒临崩溃的背景下进行改革开放的,因之,改革是在肩负着沉重的历史遗留问题的状况下负重进行。加上由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转变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场前无先例的变革,许多改革措施都是在探索前行的,以及受国际环境影响等因素,所以在这种社会转型期中,在政治、经济、文化等等方面就必然会产生许许多多的社会问题。诸如:“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的经济发展战略,从长远利益看是正确的,但由于地区、行业之间的竞争条件不公平,导致经济收入差距拉大、贫富两极分化严重;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变迁过程中,以城乡差别为主的二元社会结构问题,农业、农村、农民问题。尤其是在上世纪80年代,农民收入处于低水平增长,一些地方农村提留过多,集资泛滥,税收强行按人按田亩平摊,农民不堪负重;盲目建设开发区,大量农田荒芜;企业改革之初,承包经营,出现破坏性生产;产权置换,国有资产流失,大批工人下岗、失业;政企不分,官商勾结,“包二奶”、“养小蜜(秘)”,政府官员贪污腐败;在社会基层,吸毒贩毒、赌博、卖淫嫖娼、拐卖妇女和儿童、青少年早恋,以及复古修土地庙、建宗祠等封建迷信活动的复活等等。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法制建设的日臻完善,党风廉政建设的不断加强,上述社会问题都已得到有效的整治和好转。但是,这些社会问题毕竟都是二轮志书20余年上下时限内的历史事实,是全国各地都曾经不同程度普遍存在的“地情”。二轮续修志书理应全面、系统、准确、真实的予以记述,为后人留下经验和教训。可令人遗憾的是,从笔者所见目前已出版的部分县市二轮志书来看,受第一轮新方志“人治”主导修志的影响,回避缺点、失误、错误的“左”的思想观念依然严重存在。对上述社会问题仍是采取“粗、略、分”的方法,尤其是对一些重大社会问题能简则简,能略则略,尽量以避免“给地方政府脸上抹黑”。例如笔者所看皖南某县二轮志书的送审稿,某方志专家对其点评:“记述改革开放是一帆风顺,成效显著,没有矛盾,没有斗争,没有挫折,更无失误。不知实际情况如何?”尤其是该送审稿在“大事记”里,记有“1998年5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视察××国家粮食储备库”。史实是:在这次视察中,国务院总理发现该粮食储备库弄虚作假,怒称其为“生平遭遇最大的欺骗”。此事全国闹得沸沸扬扬,外电亦有报道。可是,就连这样一个具有重要“存史、资治、教化”价值的史实、“地情”,该志书仅以一句话放在“大事记”里,其他只字不提。后经侧面了解,此一重大史实,编纂人员在初稿中作了如实记载,但在地方政府组织初审时被删除。致使一些修志同仁无奈地说:我们一边在为第一轮新方志做“补遗”工作,一边自己又在二轮志书中留下缺漏让后人去补。

  二

  任何社会都有社会问题。地方志客观真实地记载社会问题,同时也记述地方政府如何解决这些社会问题的决策与措施,这是志书“存史、资治、教化”功能要求的使然。二轮续修志书,以求信史,不回避矛盾,力争存真求实,把生动而复杂的改革历史记录下来,只要站在把历史推向前进的立场,应该是没有什么不可记述的,关键是如何记述。因此,笔者认为:

  其一,要进一步总结首轮修志的经验教训,切切不可再重蹈“人治”主导修志的覆辙。要认真清除“左”的思想影响,否则就难以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李铁映同志于1996年5月7日《在全国地方志第二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阐释:“志书是一种特殊的史书,是‘官修’的地情书,也是继往开来,服务后代,垂鉴后世,有独特历史文化学术价值的国情书。”他同时强调,修志“必须坚持求真求实、存史资治的要求……要有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来不得半点虚假”。我国的改革开放,本来就是摸着石头过河,有缺点,有曲折,有失误,一点也不奇怪。如果回避这些问题,也就显示不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的方针政策的正确性,反映不出我们今天所进行的各项改革的必要性了。因此,我们在浓墨重彩地记述好改革开放20年间辉煌业绩的同时,也必须要实事求是地、全面系统准确地记述各地在改革开放中出现的问题,尤其是社会转型期必然出现的社会问题。至于有些地方政府领导认为记载这些问题就是“给地方政府脸上抹黑”,会给地方经济建设带来负面影响,应该说这完全是一种错误的观念。因为志书所要记载的内容,都必须是已经发生或曾经存在的史实和“地情”。例如上文所说的国务院总理在某县视察国家粮库遭遇欺骗的这一史实,当时就已被新闻媒体披露,世人皆知。如果该县志书有意回避,只能是欲盖弥彰。当然,志书不能脱离时代,修志没有政治观点是不可能的。编纂社会主义新方志就是服务于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以,在记载这些社会问题的同时,我们还要详细记载当地党委政府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如何纠正失误的政策和措施及其效应,从而使志书的内容更加丰富全面,更加真实可信。总之,对社会问题“实事求是地正确记载,不但能使一县(市)或一行业、一部门的历史和现状得到真实反映,使志书在‘信史’天平上加重了砝码,有益于资治、兴利、存史、教育等功能的发挥,而且表现了共产党领导下政府主持修志的严肃态度”。[2]

  其二,“志属信史,应发扬‘善恶并书’的传统,不但记成绩,也要记存在的问题,尤其是社会问题。在各专志中,应将各行各业各部门存在的问题随文记述清楚。有些社会影响面大的问题,可以设专篇记述,这也属于第二轮志书篇目设计的创新”。[3]

  二轮志书如何实事求是地记述当地的全部社会问题,其关键是需要我们在谋篇布局上下功夫。从目前所见部分县、市志书来看,在记述方式方法上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将社会问题设置专门篇章,以条目式排列集中记述;一种是将社会问题分门别类随文记述。这种两种方法各有其长短:前者的优点是彰显社会问题记述的重要性,增强续志的“经世致用”功能,有利于“资治”。但集中记述社会问题,容易给读者以揭露“阴暗面”的负面影响;后者是一边记述问题,一边记述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措施及其效应,把问题和成绩一样,融汇在各门类资料当中自然而然地体现出来,使志书的内容更加丰富、全面,真实、可信。其不足之处是并非所有社会问题都能归属到适当门类,如婚外情、同性恋、青少年早恋,复古修土地庙、建宗祠等等。

  因此,要真正做到全面、系统、准确、真实地记述社会问题,学习王普登先生的创新思路,两种方法并取:以分类随文记述为主,影响较大的社会问题设专记为辅,科学安排,灵活运用。例如,职工下岗失业问题,可放在“劳动和社会保障”篇,内设“劳动就业、“下岗再就业”、“劳务输出”等章节。只要能够完整、准确地记述本地的劳动力资源,劳动就业的渠道和方式,在企业产权和职工身份“双置换”改革中,解除了多少职工劳动合同,如何实施下岗再就业工程,如何组织进行劳务输出,使多少下岗职工重新就业等,当年下岗失业的“史实”也就完整地反映出来了。又如吸毒贩毒、赌博、卖淫嫖娼、拐卖妇女等“地情”,可在“公安司法”篇内设“社会治安”、“特种行业”、“专项治理”等章、节,如实记载本地20年间社会治安状况,特种行业(包括美容美发、桑拿浴、按摩房等“纳入视线管理行业”)的变化与发展,在专项整治活动中,破获了多少贩毒案件,抓了多少赌场、没收了多少赌资,查处了多少卖淫嫖娼者,解救了多少个被拐卖的妇女并护送回家等。再如有关本地贪官腐败问题,在“中国共产党”和“检察审判”篇目内,分别设立“纪检监察”和“侦查”、“审判”等章、节,如实记载本地纪委、监察部门查处的违纪案件、检察院立案种类及人员数、人民法院审理及判决结果等等。如此记述,后人读志,当时“地情”则一目了然。根本不须要去专门记述什么卖淫女、嫖客和贪官之流的文字。至于一些难以归属到适当门类的,如婚外情、未婚同居、不要孩子的“丁克家庭”,复古修土地庙、建宗祠等,这些现象有的是随着改革开放,受西方性解放思想的影响而滋生,有的则是中国封建社会腐朽落后的传统文化在社会转型期的翻版。这是全国各地都不同程度存在的共性问题。在二轮志书中,一般都设置有“精神文明建设”篇,我们可以在记述本地所开展的各项精神文明建设活动中,有针对性的夹述夹议有关现象。把社会问题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创建、思想道德建设互相衬托,通过如实反映社会问题来进一步彰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对一些社会影响面大的社会问题,我们可设专记,对所存在问题的“状况”、“危害”、“成因”、“治理对策”等进行全面记述,并进行深层次的揭示、剖析和探索,以增强这些社会问题记述的深度和广度。

  当然,社会问题林林总总,纷繁复杂,它既具有历史性,又有时代性。另外,各地的区域地情不同也带来各地社会问题的差异性。因此,我们记述社会问题,一定要遵循一切从本地地情实际出发的原则,在不违反国家保密规定的前提下,客观、真实地记述好本地的社会问题。与此同时,要认真学习和充分借鉴社会学界关于社会问题的研究成果,以增强社会问题内容记述的准确性和科学性。

 

  [参考文献]

  [1]梅森.续志备考[M].黄山书社,2000.54.

  [2]林衍经.方志编纂系论[M].安徽大学出版社,2001.31.

  [3]王普登.第二轮志书篇目设计创新思路举要[J].中国地方志,2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