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的人文内涵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09-20 11:13:00   | 来源: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2010年第3期
   一、人文内涵问题的由来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重要形式,地方志一直有着突出鲜明的人文色彩。唐代以前方志以述地为主,宋代以后,随着述地记人两种功能逐渐融合于一书,方志更多地记载典章制度[1]。即使是作为方志理论主要传统流派之一的地理学派(旧派、考据派)的清代学者戴震等人,尽管他们极力主张修志要厚古薄今,重视历史沿革资料,但也在注重地理沿革考证,记述地方山川河流等地理要素的同时,同时涉及诸多古代人文数据[2]。旧志中这种浓厚的人文色彩首先跟历代修志者的人文素养和价值取向是分不开的,与此同时,另一个原因是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中国古代旧志在总体上受经济发展水平、科学视野、科技手段和其他条件限制,不得不更多的重人文而轻经济,表现在多数旧志对地方经济诸领域缺乏详细记述,很难从旧志中找到系统而完整的经济数据。随着时代的变化,社会对方志的功能和作用有了更多的要求,方志的内容和体例也在随着时代的方志而变化。

  事实上,第一轮地方志正是根据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背景要求,出于弥补旧志对经济资料记述不够的缺陷,因而加大了对经济资料的记述分量[3]。在编修第二轮地方志的过程中,各地也同样注重对经济部类资料的搜集和记述。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在重视记述经济部类史实的同时,另一种倾向即轻视对地方人文社会史实的记述,从而造成地方志缺乏人文内涵,可读性和资政功能都较差,也值得高度关注。到2010年3月底为止,第二轮广西通志84部专志中,已经评议17部,审查验收8部和出版5部;第二轮市(县、城区)志127部,已经评议25部,审查验收18部,出版13部。从已经评审或出版的志书来看,一部分志稿存在重事件结果轻事件过程、重经济政治轻人文社会、重部门轻全局、重领导轻群众、重成就轻问题的倾向。具体表现在局限于静态地记述有关事件,只写工作结果,完全看不到决策和推进过程,看不到鲜活生动的现实生活;谋篇布局受部门工作视野严重限制,几乎完全按照承修单位的部门分工来设计篇目框架;经济部类专志稿行文从头到尾充满了各种经济资料,如同流水账,却没有运用动态资料记述各种工作和事业的发展过程,也未体现以事系人,缺乏对相应领域里重要人物的记述。整部志稿枯燥无味,类似统计年鉴,令人难以卒读。旧志大多有艺文志,由于现代文化著作出版数量浩大,故第一轮地方志多未设艺文志或艺文篇章。但这样一来诸多有关地情的著述和有影响的本地作者的其他著作又无法得到系统的记述,只能在各专志或篇章中分散有所涉及;按照承修单位领导要大力记述本系统或者本地成就的意图,编纂者很难如实记述有关发展过程中的问题或不足,只能用干巴巴、枯燥无味的资料来体现本地发展成果。如人民生活篇章则多局限于收入和消费两大领域或衣食住三大指标数据的记述,且多从生活水平提高的角度来记述收入结构、消费结构和居住状况,对人民生活存在的问题不置一词,也不提收入的城乡差距、地区差距、职业差距,看不到耐用消费品、生活娱乐、健康休闲和资产积累等方面的情况,缺乏对人民生活的典型调查材料,更不涉及本地与外地或全国的比较,让读者看后不知记载时限内当地的生活水平到底居于何种位置,导致本来应该生动、客观、权威、可信的志书却给人留下“歌功颂德”、枯燥乏味的印象;重视记述各级领导尤其是部门领导的活动,而忽视对本行业或视野领域里有重要影响、有代表性或者有重大贡献的其他人物的记述。有的大事纪略几乎写成领导起居录。第二轮广西通志要求各专志都有人物篇或章,这样做的目的一是可以有更多篇幅来记述地方特定事业领域有关的人物,二是为编纂《广西通志·人物志》作资料准备。但是目前已经评审或出版的专志中,没有人物篇章的约占一半,有的不仅没有人物传,甚至连人物表或人名录也没有。其理由各式各样:不好平衡关系、不便选择入志人物、缺乏资料、部门领导决定不写,等等。这些情况都使得地方志的人文内涵、地情信息量、权威性和可读性大受影响。

二、地方志的基本性质与人文内涵的关系  

尽管经过30年的努力,编纂地方志已经大体形成一套比较成熟的规范,但是,在志书内容是否和应该如何体现人文内涵或色彩这一点上却远未形成共识。特别是对于省志(通志)各专志的承修单位而言,更是如此。事实上,地方志是一种全面记载地方自然、社会与人文情况的资料性科学文献,其记述内容主要是一定地域内人类活动的过程与结果,以及与人类活动有关的各种自然因素。历史上对地方志性质的长期争论中对地方志的性质出现过多种观点,但对方志的地域性、时代性、数据性、科学性、连续性、著述性和严谨性等特性则已基本形成共识。分析历代地方志的性质和内容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在众多文化载体中,地方志的独特文化意义在于它作为“一方之全史”,通过客观、全面和准确地记述地方各方面情况,从而反映历史活动与历史活动主体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不仅构成地方志的逻辑主线,也是设计地方志篇目结构的依据。地方志“存史、资政、教化”的三大作用,无一不属于人文功能。地方志的人文功能作用大小与志书所包含的人文信息的丰富和完整程度紧密相关。正因为如此,深厚的人文内涵是地方志必不可少的文化特性之一,也是第二轮地方志编纂过程中必须加以重视和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

  地方志的人文内涵通常从以下几个方面得到体现:

  (一)志书篇目框架设计

  每部志书的篇目框架都体现了编纂者的编纂理念和宗旨。自然部类、经济部类、政治部类、社会部类和文化部类的篇目,各占多少分量、放在什么位置上以及它们的相互统辖或交叉的逻辑关系,等等,都贯穿着编纂者对地方志的性质和作用的理解,体现了编纂的宗旨和意图。广义的社会概念包括了人类社会所有的活动领域:经济、政治、文化、教育、科技、卫生、体育、军事等等,而地方志编纂中使用的社会概念则大多属于狭义的,用来概括除那些有相对固定的统辖关系、分工关系的领域如经济、政治、文化、教育、卫生、体育、军事等之外的人文和社会活动领域,如城乡居民生活、社会保障、民俗、方言、地名、艺文、逸闻等。不难想象,如果一部地方志书没有这些人文社会部类的篇章,志书的人文内涵、全面性、权威性和可读性都将大大削弱。那种仅仅依据国家发展文化产业的政策就主张将文化产业、文化市场通通归为经济部类的意见[4],显然更是缺乏充分考虑和简单化的做法。

  (二)志书行文体例

  志书的正文各篇章均要求以时为序,运用动态资料,重点记述各种事件、活动的过程,如各种工作和事业的决策过程、立法过程、项目进展过程、事件的发展始末、灾害发展情况等等,在动态中记述史实,在过程中体现人的作用。如果撇开各种生动鲜活的史实资料,只是单纯记载各种事业发展的数据和静态结果,那么就有变成统计年鉴、资料汇编甚至工作总结汇编的可能,地方志也就失去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了。只依据反映静态结果的数据撰写志稿,不注意搜集和运用反映各种活动、事件过程的动态数据,就会将本来生动鲜活的决策过程、发展过程、推进过程或演变过程写成干巴巴的“名称+定义+数据”的僵化格式,使人读来索然无味。

  参加广西通志各专志编纂工作的人员大多属于兼职或者返聘人员,他们长期从事的是各自单位的行政文字工作,各种公文、总结、学习体会或通讯报道是他们最熟悉和擅长的文体。但是进入地方志写作的角色后,对地方志“述而不论”的要求往往无所适从,进而走向另一个极端,将生动鲜活的资料大加删削,最后往往如前所述,只留下事件的结果和有关数据等干巴巴的内容。

  (三)系统完整的资料

  地方志之所以能够在浩如烟海的典籍文献中占有不可取代的独特地位,盖源于其资料的丰富完备和权威性。地方志覆盖当地各个主要事业领域和部门的工作范围,其主要资料来源当然也离不开各个部门单位提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地方志所载资料只能限于部门视野。恰恰相反,地方志是地方政府主持编修的地方全史和地方百科全书性质的权威的资料性文献,因此它的资料范围必须全面涵盖当地经济社会文化,而不能局限于承修单位本部门或单位的工作职责所及。有的编纂者受到部门工作范围的视野限制,对部门之外的相关事业活动内容缺乏关注和资料搜集,导致漏记、少记。如教科文部类的绝大部分篇幅都局限在政府有关部门管辖的国有企事业单位;旅游部门只记述旅游局管辖下的几个旅行社和景点情况,对本地旅游文化的特色和资源不注意记载;受承修单位工作体制约束和人员知识结构及素质的影响,在具体撰写过程中往往难以避免受到某些官僚习气的影响,撰写的文字或多或少带有公文痕迹或者新闻宣传色彩,存在于部门之外的更多有价值和生动资料往往因此被忽视和遗漏。

  (四)以事系人

  志书在完整记述史实数据的同时,应该注意以事系人。在记述各种事件的过程和结果的内容中记人,体现地方史实与相关史实主体的关系。这样做的要求,其目的一是使志书记述要素(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完整,避免读者读完有关记述后连是谁跟此事件有关都不得而知;二是体现人的主体作用,历史是由人创造的,人们的活动轨迹构成了历史。当然,以事系人应该遵循一定标准和规范,而不是有意过分突出某个人,使记述分量失衡。

  (五)设置人物篇章

  设置人物篇或章是地方志的传统和特点,也是社会各界对地方志特别关注的原因之一。不仅市(县、城区)志要设置人物篇,省志(通志)的各部专志也应该设置与本专志有关的人物篇章。在第二轮地方志编纂过程中,有的省志(通志)出于专志内容分工的考虑,在设有人物志的同时,不要求各专志设人物篇章和大事记[5]。这种做法固然减少了交叉重复,精简了篇幅,但其弊端在于,省志(通志)的人物志受篇幅限制,难以兼顾本地各行各业情况,不易将重要人物搜集完备。所以,作为一部内容完备、篇幅浩大(通常有数千万至上亿字)的省志(通志),其各专志或分志设置人物篇章是有必要和可能的。由此必须跳出对方志人文内涵的认识误区。一些专志的组织者和编纂者对地方志的地位、作用和职责认识存在偏差,认为官修志书,不应突出个人,可以少记、不记。显然这是将重视地方志的人文内涵跟不恰当地突出个人混为一谈了。

  有的(省志)通志承修单位没有正确理解人物入志的意义和准则,不知如何处理入志标准和规范,担心引起一些矛盾和争议。为避免人际矛盾,单位领导决定不设人物篇章,即使具体编纂者尽力争取也徒唤奈何,只得付之阙如,从而造成志书篇章结构上的缺陷。这种态度实际上是回避矛盾,将本来可以解决的问题变成遗憾留给后人。

  三、增强地方志人文内涵的对策

  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必须统筹经济、人口、资源、社会与文化诸方面因素,才能实现经济社会的科学发展、全面发展、协调发展、可持续发展。相应地,地方志记载的内容也必须综合考虑各方面的因素,以及这些因素在地方生活中所起的作用,按照实事求是、存真求实的原则,忠实于史实,尽可能地准确分析和记述,该侧重就侧重,该精简就精简[6],给予各种数据以应有的位置和记载篇幅。不论是经济、政治、社会、文化还是风俗民情等篇章,都应该置于相应的位置和给予相应的篇幅分量,才能全面准确地记载地方史实,才配得上“一方之全史”和“地方百科全书”的称誉。

  为改变轻视地方志人文内涵和误解地方志人文内容记述的倾向,在地方志编纂过程中,应该重视地方志的人文功能,遵循地方志编纂基本原则,采取以下几方面对策:

  1.在资料搜集阶段,应该注意全面搜集各种动态数据,为撰写志稿奠定扎实的数据基础。缺乏充实的人文资料,地方志就谈不上有厚实的人文内涵。所以,一方面要求有资料报送任务的各单位必须按照要求的时限、数量和范围将有关资料送达地方志工作机构,另一方面地方志工作机构应该有主动、耐心、坚韧以至极大的宽容来搜集资料,因为并不是每个单位和个人都充分认识到地方志资料的主要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的。在地方志工作中我们常提到的“五皮”精神(在搜集资料、编纂和修改过程中要硬着头皮、厚着脸皮、磨破嘴皮、饿着肚皮、跑破脚皮)就是这种耐心、坚韧和宽容的具体体现。

  2.在设计篇目框架阶段,出于地方志的人文性质要求,必须在框架和篇幅上给予人文资料以较多篇幅,即使在突出经济资料的记述分量的同时,也不能对人文社会资料偏废。前述那种简单地因为文化产业的经济属性而划归经济部类的做法是不可取的。志书应该载录具有地域特色的文化要素[7]。不能简单照搬或模仿其他地方志的篇目框架,志书篇目框架应该有专门的人物、风俗民情及地方文献等人文地情篇章,市(县、城区)志尤其应该有民俗或者风俗篇章。对改革开放后日渐拓展的民办教育、科技和文化产业应该多予着墨,对人才培养、教育水平和名人等地方教育成就,地方民俗文化、服饰文化、饮食文化、旅游文化、宗教文化等要以扎实可靠的资料加以记述,以刻画出有鲜明本地特色的文化积淀和文化资源。尤不应因为民俗、地域文化活动不属于政府部门直接职责或有关资料没有政府部门直接管理就轻言放弃。具备条件的地方必要时可以专项资金和专门人员进行有关调查,以搜集到丰富扎实的地域文化等资料。

  3.在撰写和修改阶段,应该充分发掘和利用各种动态资料,将事件的起始、演变和曲折等过程,以及最终结果及其社会影响等史实以纪事本末体准确地加以记述。虽然静态的资料和史实是必要的,但志书应该以记述过程为主而不能局限于对结果的记录。例如在重大决策或者重要政务中记载某项特别重大经济决策的出台,就应该记述其提出的背景、酝酿的过程、修改完善的经过、出台后对经济所产生的积极效果和不足之处,而不是简单地记述某领导人在某次会议上的报告中提出了该项决策就完事。又如,对地理性内容如自然资源、行政区划的制订和调整过程,如果只是简单地记述其最终结果,其乏味枯燥可想而知。应该有重点地将行政区划制订或调整的背景、设想的提出、调整原则和调整方案某些细节拟订和修改等加以综合著述,其内容精彩和可读性则大大增强。两种记述方法一经比较其高下立见。

  4.设定统一、客观、合理、公平的人物入志标准。包括立传、列表和以事系人等情况入志,都应该有统一、客观、合理的标准,既不应该片面强调志书的严肃性而排斥那些对地方发展有过重大影响的正面人物和负面人物的入志,也不能够为了增强志书的可读性,甚至让个别人满意而滥收人物。个别志稿记述现任领导的照片和活动达近百次之多,而一些历任领导则一张照片和一次重大活动也没有。这种情况必然导致严重不良后果。让哪些人载入史册,让谁流芳千古或者遗臭万年,入志人物的分量和位置如何摆放,这些具体编纂工作都贯穿十分严肃的价值判断。地方志秉持述而不论的原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在这里体现出地方志编纂者鲜明的价值观和道德选择倾向是毋庸置疑的。入志标准体现的价值观和道德选择倾向也是地方志的人文内涵之一。

  5.讲究文采。地方志尽管秉持“述而不论”、客观真实等原则,行文也要求按照语体文直书,但并不等于不要讲究文采修饰。“言之不文,行之不远”。志书需要有一定的文采[8]。志书不是新闻消息、报告文学,也不是人物特写和个人回忆录,而是经过整理著述的官修资料性文献。一方面,要杜绝那种哗众取宠、虚构夸张、编造不实,滥用形容词、副词的粉饰文笔;另一方面,也要求在撰写、编纂、修改等环节做到篇目布局符合逻辑,章节构架脉络清晰,资料丰富扎实,行文遣词字斟句酌。即使是自然地理部类或篇章的内容,也应该尽量要求如此。可以这样说,令人读后有味,掩卷长慨,这样的文采是精品佳志的必备特色。

  6.图文并茂、图文一体。运用图片、照片的信息也可有效地增加志书的人文信息。多种志书体裁有多种:文(述、记)、表、照、图、传、录、索引、附录等。如果志书只有文、表,没有图和照片,将会显得比较枯燥,特别是财政志、金融志、工业志、商贸志等经济部类专志更是如此。可选择部分经济数据和比例关系制成示意图,如涉及各种收入和支出构成和比较的章节,可以有多种图形,使志书更直观生动,增加信息量,减少长篇文字和堆砌大量数据造成的枯燥乏味。

  [参考文献]

  [1]史念海,曹尔琴.方志刍议[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86.1-20.

  [2]广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续修地方志教程[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2005.32-33.

  [3]陈泽泓.第二轮修志篇目设计的思考[J].中国地方志,2007,(7):21.

  [4]范洪涛.第二轮志书经济部类篇目若干问题的探索[J].中国地方志,2008,(8).

  [5]王 晖.省志分志篇目拟订中若干问题的探讨[J].中国地方志,2008,(8).

  [6]何炳济.社会学与地方志[J].中国地方志,2008,(12).

  [7]李辉煌.方志应无愧于地域文化的载体[J].中国地方志,2009,(3).

  [8]来新夏.我对第二轮修志的一些看法[J].中国地方志,2010,(1).